天桥书场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新技能

忘了说,十一又get了新技能,给我姥姥剪头发和给我妈马杀鸡。
我一边按我妈一边跟我唠。她说——
"我什么时候能买个香奈儿的小包啊?"
"不行,太贵了,四万块钱,没有。"
"你什么时候能年薪一百万呀?"
"...我没那么拼。"
"我想要个豆豆鞋。"
...我想把她的微信公众号都给删了。

进化不全

我觉得我可能是没进化好,关节不适合打弯,坐一会儿就难受,最适合放平了当根人棍,要么不行直戳戳地竖着也行,不然腰疼。
现在从办公室跑出来找了个地方给自己罚站...边工作。

一早起来拉开窗帘就是——
开轩面敞圃!
姥姥家的院子像森林,姥姥家的柿子当摆件,姥姥家的南瓜特别美+
姥姥家的冰箱都比我高呢...(好吧这已经成个梗了)

大棉被的季节快到了

北方已经开始冷了,这两天夜里只有十二三度。
昨晚到家,我妈毫无准备地给我一床太空棉的轻飘飘的被子,我从钻进去就开始咳咳咳。
"喝点水吧?"
"不喝。"
"那你怎么老咳嗽。"
"冻的。"
"什么时候冻的?"
"刚刚。"
"刚刚怎么冻的?"
"这个被子不暖和。"
后来我去我爸那搬了条很重的大棉被,躺进去果然没有再咳嗽。
我妈以为奇事。

假期日常聊天

“那是咸鸭蛋吗?”
“不是,那是隔窝蛋。”
“隔窝蛋是什么,熟的吗?”
“就是有裂缝的蛋。”
“蛋在鸡窝里要是裂了怎么办,还能孵小鸡吗?”
“不能,细菌容易进去。”
“那怎么办?”
“鸡妈妈没事会翻它们的。”
(形象鸡妈妈像炒菜一样翻鸡蛋)“不是坐在上面就行了吗?!”
“当然不是咯,你当七七四十九天坐着炼丹吗,它没事要翻它们的。”
“那它怎么翻啊?”
“用嘴翻。”
“啊?不是吧!”
“对啊用嘴翻啊不是用脚翻。”
“上次我和室长还讨论鸡妈妈生气了是用翅膀扇小鸡一下还是用脚踹它。”
“用嘴叨它。”
...
扫噶!
那一刻觉得自己是智障。
——和爸爸的日常对话

瑞典式精油什么什么按摩

那天跟麦丽素被忽悠着办了某会所的卡。
我们都只对上面的马杀鸡感兴趣。
然后麦丽素问店员,什么是瑞典式。
我在旁边很快地一边比划一边插话,“就是拿个树枝...”
“抽么?”
“对呀,抽你,piapiapia!”
“哈哈哈哈!”
店员被我们吓得脸都绿了,急忙要解释。
“我们开玩笑的啦。”

我小时候的愿望之一是长过我们家的冰箱。
几十年过去了。
今天到家,比了比,发现还是比冰箱矮。
我姥姥说,问你妈,为什么要买那么高的冰箱。
我问我妈,我妈指着图二那个新冰箱说,你比它矮吗?
我郁闷地指着她背后的老冰箱说,这个我也比不过啊!
她!们!笑!得!可!开!心!了!
后来我拍照的时候,我妈还说,别拍了,拍了也没用。
🙁

今年迷上了餐车。
以我刷牙的速度和吃饭的速度,一般三四个小时的车程,也就是发会儿呆吃个饭。
今天也是。
且!开!了!罐!啤!酒!
哇噻! 整个世界立刻就不一样了!
且看着窗外的无敌xx景,立刻找到了放假的飘飘然~
——所以说,放假啊,出去玩啊,关键是有一颗随时随地都能嗨起来的心!

活剥

生吃和亲手活剥什么的,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今天做了生平第一份螃蟹炒年糕,很成功很好吃,但应该也是最后一次,除非有人帮我先把螃蟹卸好——亲手活剥螃蟹壳实在是太残忍了!
人生中唯一一次做的螃蟹年糕竟然没有拍照纪念啊...

真知灼见

今天和麦丽素逛到一间画廊,讲起买画首先要有一个大房子来挂它们。
"假思明的家里有放很多画。"
"因为她装修的很简单。"
"对,很空,什么都没有。"
"所以需要这些来填满它。"
"其实填满房子只需要一个外婆!"
"我家只要有一个外婆就够了!"
哈哈哈!

何以放飞

还有两天休假,不想干活,中午就喝了杯。
然后就真的不用/不能干活啦!
嗨起来!

Uncertainty

我小时候一直讨厌不确定性。
比如我爸说,如果你完成xxx,我可能会带你玩xxx,但不打包票。我就很抓狂。
中二的时候仇视一切事情定不下来变来变去的组织和流程。
上班以后也是,但不得不去manage和应对客户那边的各种幺蛾子变数。
所以一直以来,我喜欢一开始就做好完全的计划,永远有plan b可以应对讨厌的突发情况。
但是昨晚我忽然发现,其实从另一方面来看,我一直被各种不确定性所吸引着——
比如生活有无数可能的前进方向,
工作不是一成不变,
人生不是熬日子等死,
大叔可能追得到也可能追不到,追到了可能一直喜欢也可能过一阵子不喜欢了...
啊!
原来真相是这样的!
不确定性让一切充满可能!

自从专做healthcare,好久没跟店员们聊天了。
今天兑完奖去旁边新开的太古业玩,碰到很多有趣的店员。
在jo malone,店员a跟b说c去竞品的店了,我问去干吗,看价格和香型吗?她很爽快地答,去问做了多少销售。
在atelier clogone店员给我闻很好闻的柠檬和佛手柑的香水,我问了一个一直都很好奇的问题,你们家的香水味道做那么纯粹,怎么用呢,混着用吗?就单用啊~那不是就像个行走的柠檬?对啊就是个大柠檬啊~🍋
最可爱的是disney的店员,一直陪我东摸西看的,我说,你们在这里上班好开心哦!她小声说,并不是的哦,不过刚来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上新品的时候也是很开心的。我问,你们有内购的吧?她说,有的哦blahblahblah。我抓着一只圆珠笔玩,说,好可爱哦都想要怎么办! 她抓着另一款一边玩给我看一边说,不要紧,多来玩几次就好了。后来我买了一对玩偶,店员还教我,把他们的头揉揉圆。这里的头都是我们揉圆的。
还有个画廊的姑娘,滔滔不绝地跟我讲他们的商业模式,我就一直花痴地仰望着她美丽的脸和长长的眼线。
哈哈哈! 逛街新乐趣!

跟男神聊天,好不容易可以说一个愿望,竟然...
活该没有男朋友。
但我岂不是很崇高吗!为人类的幸福奋斗终生!!!

在家的话,基本上不是躺在床上,就是躺在地上。
所以外面一下雨,我就会在心里开始背起——
夜阑卧听风吹雨!
并且自觉地接上“铁马冰河入梦来”.
但不记得这样的时候是不是都作了轰隆隆的梦。
不过我很少做波澜壮阔的梦呢,剧情片比较多。
前天的是伊拉克公主被绑架了,我要去救她,先坐直升机去见她妈妈,吃完中饭出发。
结果一上班就给忘了。
晚上想起来,不知道伊拉克公主怎么样了。
室长说,公主心碎而死。
不能够啊!公主都是勇敢而内心强大的嘛!
——不知为啥我概念里的公主和别人心中柔弱需要保护的公主完全两样,这是成长过程中看了跟别人不一样的故事吗?

人设

室长说,当妈也要有自我。
人设嘛就是~
不知为啥立刻脑补出来她扮观音让俩儿扮童子,又产生还可以扮大王和小妖,以及昨天看到说要给她配一个的托笔侍从。
哈哈哈!

小黑猫

今天早上戴隐形眼镜掉了一片。
心想,坏了。
就很难找啊!戴上眼镜趴在地上摸。
我想我要是养猫的话,要一个圆圆的小黑猫,黢黑黢黑,两只黄眼睛。
我们就各自猫着睡觉。
我这个眼神一定常常看不见它!
这两件事硬要放在一起说,真是毫无关系!

满足

大晚上的炖鸡吃。很开心很难满足——到现在~

“小姨来了就可以吹泡泡”

“小姨家还有超级多的玩具!”
小朋友大概就是这么想的。
两岁多4天的时候,觉得她比四天前说话更清楚了。
小朋友真是一种日新月异的神奇生物。

今天第一次帮小朋友过生日。莫名觉得很伤感。
还有那些帮你过生日的人啊,慢慢的会越来越少了。
小朋友还不知道什么是生日呢。
等她知道人生艰难的时候,记得她生日又想要帮她庆祝让她开心的人,还剩几个呢?新的人有几个呢,够多吗?
如果有一根很长的蜡烛,每次生日都用的话,每次拿出来吹都会短一截。多伤感呀。

可乐也可以喝醉

吃麦当劳,可乐喝到微醺。
忽然拾得金句——
其实生活可以很简单,
不开心就吃开心果,
不快乐就喝可乐,
如果客户作死,那就让他死。

其实客户最近死得可安静了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然而~
换言之,把"客户"替换成任何人也一样。
唯一无法可想的是我妈,只能由得她虐我。唉。

乱梦

我把冻成冰坨坨的香槟倒在海里(这么做是不对的)。
小鲸鱼说,妈妈,有人喂我们吃雪糕。
大鲸鱼说,那你就吃吧,只能吃一小口。

所以小鲸鱼游泳的时候,会偷吃冰块吗?

心有多大,包有多大

沈慧叉说,包的大小和身材没关系,主要看气场。
拍了新包的大小给她看,断言太小了!
啊哈~身高一米五气场一万亩是我!

相认

Keep上有个不认识的名字加我,两字流言曰姐姐。
我想,谁呀,上来就攀亲戚叫我姐姐。
今天看她的位置是银河系地球,我觉得除了我姐那个精分双子不会有别人了。
原来不是叫我姐姐是告诉我她是我姐姐呀...
话说Keep了一年半,腰围和臀围都小了4,胸围小了5!!!这得多少奶酪吃下去才能长回来!!!啊!!!屯的内衣都废了呀!

在网易云音乐看到一个歌单叫“在他们的歌里,世界被烘焙成一块软软的蛋糕”。

其中第一首歌叫《Your Shit》...

我莫名其妙地想,矮油,这么愤世嫉俗,哪里温暖柔软像蛋糕了。

多看了一眼发现是《Your Shirt》...

Harder

小时候深信的道理是触底反弹。
长大以后发现,你以为已经触底可以反弹的时候,殊不知生活还有更深的底。
大概因为地狱有十八层?

知音

看到一个三十几岁的男的在地铁上看一本白鹿原。
好想冲上去跟他说,这是一部炒鸡炒鸡炒鸡棒的书。

© 天桥书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