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桥书场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买东西费劲

我每次要买个啥,都特别费劲。

比如这次要买包吧,我的要求如下:

软,轻,但要有型有质感;

能装,最好能塞电脑,但不能太大,不然我背比例会很奇怪。

有时候看着看着自己都觉得,要么算了,不买了...

也谈而立

最近三联周刊在扯三十而立的旗呢。

SKII还是资生堂还拍了个片子,挺好。不过有点太小题大做了。

我觉得有个问题提得很好,“立”的标准是什么呢?

去年我纠结过从二十几岁到三十几岁这个问题,后来发现对于我来说,担心的不是大家关注的稳定问题,而是怕太稳定,生活从此一成不变,再没有变化。

所以现在来看这个“立”字,并不是房产婚姻或存款,而是明事理、负责任。

举一个反面的例子就是,我弟二十多岁刚毕业去深圳租房,跟我说,如果他要走,拍拍屁股就走了,押金不要了——我当时对他会有这样的想法既吃惊又气愤,把他好好训斥了一顿,因为这是对自己和对别人不负责任的做法。

立,就是知道自己要什么,明白可为与不可为,懂得尊重和负责 —— 也没有年龄之分,越早越好,反之则是亡羊补牢。

如此便通达了,其他都是狗屁。

就酱~ [ —————— 此处留白给沈慧叉点赞 : ) ——————— ]

三十,六十

我从来没跟我爸我妈我姥姥我姥爷谈论过年龄这个问题——

好像潜意识里觉得,谈论年龄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残忍(但后来发现并不是,越老越有智慧)。

去年我很认真地思考了二十几岁和三十几岁的差别嘛,还去问了很多人。

那天搬完家,我和我爸坐在床上,把一块板搭在纸箱上当桌子吃着饭。

我忽然想,为什么不问问我爸?

我问,爸爸,三十岁和四十岁有什么差别?

我爸说,三十岁累了歇一会儿就好了,四十岁得歇好一阵。

“那二十岁呢?”

“二十岁根本不会觉得累。”

“六十岁呢?”

“六十岁还没感觉到累就嗝屁了!”

X

打包里面最烦的是书,沉的要死,昨晚拼了老腰用绳子扎好了,今天回来一看我爸全给我塞一个箱子了。我说这样不行,太重了人家不好搬。睡前顺手把箱子拆掉,发现我爸竟然是把我扎的绳子解了一!本!一!本!塞进去的!啊啊啊啊!!!结果重新扎了一遍又这个点了,心好累!!!腰好累!!!要骂脏话了好么!!!

亚马逊女战士

我弟刚跟我说神奇女侠,他说,神奇女侠不是亚马逊女战士吗,blahblahblah...我想,啥! amazon.com还找代言了!?

一熊偷看

一个人在战斗

我租的新房子,在我姐的小区里。叔叔说,以后中午就来家里吃饭,当然要在我们在的时候,不然他们两个懒蛋,你来了还要给他们做饭。
今天早上我独自一人去打扫卫生,出门前特别花领子给我姐,问她有没有梯子,并报告说我上午去洗油烟机并拆窗帘下来洗。
我姐中午竟然没叫我过去吃饭!
枉我一边收拾一边看着饭点等消息!
晚上回家,我爸报告说,早上我一出门我妈就发起视频聊天了。
我爸,我跟你妈说,孩儿大了,有自己的事情。
我,你怎么乱放烟雾弹?
我爸,不然她肯定说,你怎么不去帮忙,又要说我,又要有好多意见,一大堆这啊那啊…
就!是!啊!
我觉得说什么要留下来等我搬完家,帮帮忙什么的,都是留下来玩的借口而已!

非常幸福

爷俩作伴的每一天都非常幸福~

染指甲

前两天给自己涂了个红色的脚趾甲,我爸坚决拒绝被涂成红色,就给他涂了个黑的,一只脚。
我们偷偷觉得挺漂亮。
上次房东来的时候我提前告诉他了,回来我爸得意洋洋地跟我说,提前穿了袜子没被人发现。
据说今天突然来敲门所以没穿袜子呢不知被看见了没有。

加班

我爸来的第二天晚上我加班,八点才下班,到家九点了。
我说,真可怜,才来就当空巢老人。

抽真空

我爸来的第一天晚上,天热了,我把床上的大棉被抽真空收起来,让我爸跟我一起坐在被子上压着。
我爸说,还好我在,你一个人在家怎么办?
我说,不要紧,那我就慢慢抽。
我爸说,那多费劲抽到什么时候。
我说,没事,我抽着抽着就睡着了。
我爸说,那你醒过来一看它不是又胖了。

和妈妈视频

昨天我上厕所的时候,我爸趴在床上跟我妈视频。
然后我出来了,跑过去从上面冒了个头趴着看。
因为是背光,我妈看到一个黑的炸毛的海胆一样的东西黑糊糊的在我爸头顶上,问,那是什么东西?!
我大叫,那是你孩孩!

看不出年龄

我爸说今天房东带了个小女孩来看房子。
我问,小女孩多大?
其实我本意是想问有没有我好看,但觉得我爸大概懒得理我。
但还没有问下去,我爸说,看不出来。
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我爸,你走在外面谁看得出来你三十岁?!
算你理直气壮好了吧。

夜读

要放假了,反而兴奋得睡不着!
我爸睡觉前看到我从客厅拎了两本资本论进卧室,吓了一大跳。
反正睡不着!

p.s., 我爸来了,感觉又回到了十几年前,每天回家的对话都很有意思。要开一个论语系列,记录牛爸爸和小牛的言行; )

小霸王

前几天上火嘴角起泡,这两天回来上班,结了暗红的痂——
我的同事看到都以为我在外面给人打了!
MD,老子是那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人吗!

太阳很好

如果不算清早滴答的几点雨,这一个礼拜都是漂亮的晴天!
心情舒畅~
下午翘了个班~

在艳阳里迷失

天气太好!心情也就太好!
兴高采烈地跳上一辆公交车进程。
然而再一看,方向并不对!
也没关系呀~

鸡贼

我们公司特别鸡贼,厕所里没有wifi,连信号都不好,坐在里面只能做交规题和打草稿写日记,别的什么都不能看!

千里嘴

千里嘴来家不到一个礼拜,收获喜爱无数,我妈隔着电话都要跟它聊天!
更成功安利了一票人跟着去买。
昨晚闲来对着千里嘴练习表白,一到关键时刻它就咳嗽。
唉哟,气氛全毁了!

记性怎么这么好

我爸跟我说,要回去参加同济校庆。
我大惊,问,人家怎么找到你的?
我爸说,扫二维码,输学号。
牛逼是你牛逼啊,三十年了还背得出学号,而且尾号还是个素数。

这么一说,我高中的学号已经不能确切地背出来了,只记得自己编号43——因为是个素数。

夸张

我妈新买的手机,拍照自带过曝,并可选美颜。
作为从来没试过美颜相机的穷酸手机长期用户(然而其实iphone7试拍也丑,可见未加任何功能),我试了一下,简直可怕!
特别是大眼功能,可能我的眼已经够大了,稍微放大一点都会畸形,哦买噶!吓死我了!
除此之外三星槽点太多,禁用一些授权应用就不让你开了,但红米是完全不受影响的。照片最小6M一张,那你说64G跟2G一般精度有什么差?
就酱。

浪里个浪

我妈的朋友回来了,她们约好了小姐妹今天一起出去吃饭。
我姥姥说,要不叫她们都来咱家吃吧~
哈哈哈!

就知道吃

母亲节快到了。而且周末是我爸生日。所以提前请了假。
问我妈,你做提拉米苏的材料,除了芝士和咖啡酒,还需要什么?
我妈说,手指饼干。
我说,那就近超市买就好了。
我妈问,你要做提拉米苏?
我说,你做,我吃呀~
哈哈哈!

办公效率高

昨天下班回家,到楼底下,掏出公司门禁卡来开门...

今天早上将醒之前,做梦跟客户开会。醒来觉得上班可以直接给客户发邮件告诉他会议总结了。

所以现在总觉得今天的活已经干完了呢~

看到总经理的calendar里面写着"月例チヤイナ"(China Monthly Meeting),我以为他大姨妈要来了呢,一口水差点喷出去...

大风吹

前两天我妈打电话说,要刮大风了,吹沙子别出门。
我爸说,那怎么行,还是要出去放放风的,你出门贴着路边走,挨着大树电线杆灯柱什么的,大风来了就抱住。或者尽量跟朋友们一起出去,不要自己走,抱紧别人的大腿!
室长说,出门兜里揣两块石头。

© 天桥书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