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桥书场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小世界

我好像创造了一个小世界,在它的里面有独特的时间观——
快乐的事发生了就不会结束,
难过的事就只是一瞬。
通过这种自欺欺人的不均衡的时间稠度,达到了类似极乐净土的效果。
感觉有点牛逼!

在这个以低调为生存指南的社会,趣味无处安放——
最近换了个工作。
其实大家都懂的,如果相安无事,何必分道扬镳,对吧。
但也只好不能免俗地发些感谢一路有你期待未来再相见的朋友圈。
其实内心戏明明就是,该来的总会来,老子不忍你们了!
这样低调地忍了一个月,什么嚣张得瑟的情绪都磨没了。害我专门存的哪吒也没有用上。
重生。
可是仍然在这样一个以低调为第一生存法则的社会里。

少年多壮志,
成人枯且怂。

哈。

歪国人

挪医生看着我的小雪人雪糕真诚地说“第一次看到真人吃这个”的时候,才觉得他是个歪国人。哈哈哈!

同龄人

今天才发现原来跟挪医生同级,有种又长大一岁的喜悦感!

少不读水浒

那天早上起不来,歪在床上,懒洋洋地听着小曲儿,想起四年前得意洋洋地跟Anders说,
"年轻人听摇滚,上了岁数才听爵士呢。我们调查发现的!”
然后我们在一家小酒馆碰到六十多岁的爵士小乐团,哈哈大笑。
现在觉得爵士有点好听——
老了老了~

艺术家

看沈慧叉的微博,可以洗眼睛~

看我的微博,觉得自己真的是个2B青年...哦,很快要2B中年了。

——但是可以哈哈哈就一切都好~

就想想

要是我能用丝线在黑T背后绣一条修长的孔雀,那简直是可以牛逼爆了!
——不管是绿孔雀还是银白色的孔雀都牛逼到不行啊啊啊有没有!!!
要雀尾迤逦而下,在腰臀之间收住,然后穿有点拖尾感觉的长纱裙或绣金线的傣族筒裙——
哎呀呀!
想得美大概就是酱。

那我可能是富可敌国了吧

看到说——
"一个人勇于放弃的东西越多,他便是越富足。"
然也。
可以成佛矣。

晒成小龙虾!

和钱包不匹配的审美

用看博物馆的标准在淘宝上挑瓷器,屁都挑不出来。

Wallet on chain

小姐姐店里上新,我读,“gg marmont我艹...??”
——沈慧叉说我有毒。

风筝

今天风大,我一瞬间有了风筝要被吹起来时候的感觉!
我妈问,你有定力吗?
我想,嗯?这是跟我打什么机锋?
我妈问,风把你吹歪歪了吗?
昂!妈妈什么都知道!

安心

空调很凉,
旁边阿姨手里的饼散发温暖的香味。
我坐在空畅的公交车里去上班。
妈妈要来啦~

心大

拿着屁那么微薄的工资,
却常怀一颗包养谁谁谁们的心。

夏日,礼拜一,上班的早上

蝉声像潮水一样,
哗—哗—哗—,
此起彼伏地喊着:
起床了!
起床了!
放暑假!
出去玩!
——呸,都是废话!

咔啪

静静的夜里,总有家具咔啪一声,好像在魔幻的时空伸了个懒腰——
怪吓人的。

好记

我们家楼下有好多吃的。

我有时会拿着锅下去买,端回来吃。

楼下有家小龙虾新鲜又好吃。

我第一次带着锅去买。

第二次没隔多久又去,老板说,又来啦。

我想,不行,我得隔久点,等老板忘了我再去。

然后我就隔了好久,第三次再去,老板说,好久没来了嘛,这次怎么没带锅呀。

于是我就想起我爸说,我不能做坏事,容易被人记住,一做坏事准被逮到。

——我跟我妈说,我妈哈哈大笑。

世界杯期间,我很想很想吃楼下那家小龙虾,都不好意思去买。

哼!

算他的!

最近买东西有点多,想买双运动鞋,觉得自己又不运动,纠结了下不忍下手。
今天我弟来了。
我开开心心地买了两双,一双他的,一双顺带给自己,觉得非常有理!
哈哈哈!

漂洋过海的pie

刚把带去美国又带回来的派吃了——
感觉它是个有故事的派! 非常了不起!
就好像回到了sonta monica的小院子,回到了golden canya一样。
又梦幻又开心!

哪吒

穿了绿色的无袖背心在家里走来走去,我爸说我像哪吒,刚被太乙真人用藕和叶子拼起来的那种...

作弊

看世界杯。
澳大利亚为什么要穿黑衣服——
我老是觉得场上有豪嗷嗷嗷嗷嗷多裁判啊!

躺在床和墙的缝缝里做运动,忽然发现这个。
应该是去年刚搬进来的时候,我爸在家默默修的,一排五六个,用小纸片卷紧做成栓子,拿小钉子一个个细细地钉紧了,把原来飞起来的电线牢牢绑住。
那会儿因为搬完家天热整理房子的事跟爸爸爆发了非常大的争吵。
直到一年后才看到这个,瞬间泪流满面。
——虽然我们早就和好了。
爸爸的爱。

大球小球

大叔问,“你玩什么球类运动吗,比如乒乓球,羽毛球,网球...”
“篮球。”
“?”
“篮球。”
“那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没想到...”
“没想到一个矮子竟然会打篮球吧?!”
——当时我内心得瑟的不行,心道,你们那么高的个子,竟玩些小球,有什么意思,多浪费! 小家子气!
然而其实十年没打过了快有,而且实际上,因为我太瞎,小球看不见。

P.s.,昨晚看世界杯。

应该是16年来头回看世界杯了,上次还是中国队进小组赛的时候,英国也还没那么菜,第一次听说哥斯达黎加这个国家——然而还是没记住,哥斯达黎加和塞尔维亚上场的时候,我想,“嘿! 他们带企鹅来了吗?!”看了一半想起来那是马达加斯加...
Anyway. 我看足球对站队没有兴趣,不管谁赢,进球多就是好看的比赛,如果90min全场能进5个球,对我来说就是好看的比赛,所以只喜欢看嘭嘭嘭的长传,长距离带球过人,大力远射。
前两天法国对澳大利亚蛮好看,因为我发现他们跑得好快啊!尤其是澳大利亚。简直是16年前看球场上平均奔跑速度的1.2倍-1.5倍,这个节奏就很刺激,你还没回过神,就有人到禁区准备射门了。
结果多看了几场比赛,发现,唉,足球还是进不了球的这个破速度。
昨天德国对墨西哥,就真的是踢得很肉。
我一看墨西哥队在后场防得站位像跳棋一样,就想,这怎么踢啊,要完。
后来果然看了四十几分钟下半场一个球都没进,神烦。
不过墨西哥的跑动盯人和站位真的滴水不漏啊。很厉害!要不要冲个前四?体力保持好的话我觉得没问题啊~

哥舒夜带刀

夏夜敞着阳台门窗睡觉,常常被一点声音惊醒。
昨晚睡到半夜无意识地握紧了枕边的刀柄,直到手臂发麻。
想想略辛酸。

错误的课文

义务教育的课文里讲什么怀疑一切呢?
我觉得我所有痛苦的源头,
就是不相信这个世界。

礼拜天晚上的黑洞

礼拜天的晚上总是消极厌世的开始。
好像心上有一个又大又黑的洞——
带漩涡特效的那种。

© 天桥书场 | Powered by LOFTER